您当前的位置 : 漳州新闻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社区精华

景德镇做近视手术到底好不好,景德镇做近视手术哪个医院好,景德镇做近视手术

您当前的位置 : 新闻中心      2017-12-19 02:25:56    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  编辑:徐世庆    
字体:【

景德镇做近视手术到底好不好,

戚继光塑像

戚继光曾利用西洋火器“佛郎机”(如图)改进了中国旧有火器。

戚继光兵书中的火器图样

平定南澳岛贼寇是戚继光的重要战绩之一。

  万历十五年(1588年)农历十二月的一个凌晨,戚继光突然发病,很快就在家中去世了。

  此时,一直提携、关照他的首辅张居正和胞弟戚继美都已经死了,昔日亲随星散,发妻因丧子弃他而去。四提将印、佩玉30余年的名将,在“野无成田,囊无宿镪,惟集书数千卷”的萧索中,走完了一生。

  史载:“蜡日,鸡三号,将星殒矣。”

  “烟波万里战平生”,这个曾任广东总兵的山东人,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“登船可靖海,跨马能定漠”的全能型天才将领。而在广东,也留下了戚继光许多足迹。

  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通讯员 张大庚

  入粤平倭患 遂有海波宁

  1584年,57岁的戚继光从广东总兵的任上被罢免回乡。结束了沙场点兵的生涯,他在登州立祠教子、整理函牍、修蓬莱阁。和他往来的,仅有三两个老朋友。朝廷似乎已经忘记了他,连上疏建议再度起用戚继光的御史傅光宅,也遭到夺俸的处分。  

  “身入玉门犹是梦,复从天末出梅关”,担任广东总兵是戚继光第三次入粤。对广东,戚继光并不陌生。

  他第一次来广东,是率领戚家军扫除广东潮汕倭寇;第二次是荡平南澳岛巨寇吴平。

  扫除潮汕倭寇前,戚继光和他的戚家军在东南沿海已经有了赫赫声名。嘉靖四十三年(公元1565年)大年三十夜,倭寇突袭潮汕地区,正在“围炉”的潮汕百姓闻讯四处逃散。时任福建总兵的戚继光带领戚家军从福建境内火速赶到,与倭寇激战数日,全歼入侵倭寇。据说潮汕地区初九煮甜丸的习俗,就与这次战役有关。

  这次战斗之后,一部分数量不小的倭寇流入吴平麾下。吴平原本是福建诏安四都人,早年即勾结倭寇四处为祸,成为一方巨匪。后来接受名将俞大猷的招安。但他实质上并没有放弃其走私海盗的本业。后潜入广东南澳岛,招揽福建、广东沿海之倭寇,企图以南澳岛为据点,继续作恶。吴平在深澳山(在今南澳县东北)筑土堡木城,企图长期据守,并不断四出劫掠。朝廷下令福建、广东的巡抚、总兵“严督兵将,协心夹剿”,以期早日消灭吴平贼党。

  1565年8月,戚家军进至诏安地区。戚继光征用大批渔船,载石沉塞港口,调战船对南澳岛实行封锁,切断吴平海上逃路。9月22日,戚家军在龙眼沙登岛成功,立即建立滩头据点。吴平趁明军登岸立足未稳,遣兵2000人设伏,以小股诱战。戚继光深知海盗善于伏击,击退小股之敌后并未追击。25日,吴平主动进攻龙眼沙。戚家军一面迎战,一面撒散预制的劝降檄文。吴平党羽纷纷弃械投降,部队陷入混乱,戚家军乘势猛攻。这时俞大猷、汤克宽等分乘战船300余艘及时赶至南澳岛,在海上截击。十月初四,戚、俞两军水陆夹击南澳岛。吴平仓促夺船入海,又遭俞大猷水师打击,仅有800残寇驾舟40艘出海而逃。俞大猷、汤克宽、傅应嘉跟踪追击。1566年4月,吴平率残部辗转至安南(今越南)万桥山,终于被戚、俞所部联合安南军歼灭。

  至此,东南沿海的倭患基本平息。戚继光率军转战浙江、福建、广东三省,历时十二年,水陆大小数百战,无一败绩,明史遂以“戚继光用兵,威名震寰宇”赞之。

  被贬广东总兵 干劲丝毫不减

  与前两次用兵海疆相比,戚继光第三次入粤,实则是一种贬抑。

  此前,他本来是北方边境线上的军神——从1568年开始,顶着抗倭名将的光环,他先后负责蓟州(今河北蓟县)、昌平、保定、永平、山海等地军事。

  蓟州是关系北方命脉的九边重镇之一,乃大明关隘中的锁钥重地。王阳明曾说过:“大明虽大,最为紧要之地四处而已,若此四地失守,大明必亡。”此四处,便是指“宣大蓟辽”四大防区:宣府(今河北宣化)、大同(今山西大同)、蓟州(今天津蓟县)、辽东(今辽宁省大部)。它们是明代边界中战略地位最为重要,也最难防守的据点,一方面拱卫京师,另一方面又是蒙古骑兵经常出没的区域。任命戚继光为蓟州总兵,显然是朝廷北门之寄的重任。

  戚继光刚一到任,便总结了北部边防几大缺陷,如游兵散勇、邮驿不通、调遣不力、军心离分等“七害”、“士卒不练之失六”、“虽练无益之弊四”等,又根据蓟州的山、林、谷、原等地形,总结出车战、马战、步战等几种战术方式。同时,他组织修建了1000 余座空心敌台,并创制了复合“车营”阵法,这种阵法结合了战车、马军、拒马器、火枪、狼筅等,可以适用于各种不同的战斗场景。凭借戚继光的指挥,蓟州守军跃为诸镇之冠,多次挫败了蒙古朵颜部的进犯与骚扰。

  研究者指出,昌平与蓟州镇,由于外敌“时躏内地”,17年间,曾先后“易大将十人,率以罪去”。而戚继光在镇16年,“边备修饬,蓟门宴然。继之者,踵其成法,数十年得无事。”时人誉为“足称振古之名将,无愧万里之长城”。

  1582年,张居正病逝,给事中张鼎思趁机上言戚继光不应该放在北方,于是戚继光被调往广东。

  有研究者言:在广东的三年时间,戚继光虽然是被谪调,但“任真任怨,以国事研究者犹家事,谋兵如谋身,必舍而后达,轻小而求大者”的他并没有消沉低落,而是走遍了广东沿边沿海, “理粤事如蓟。遂首编标兵,整饬营武”,为广东的兵备和边海防稳定作出了重要贡献。直到如今,北到南澳岛,南至深圳河,都还留有戚继光的足迹。

  广东传入的火器

  或影响其火器变革

  从广东总兵任上离开时,戚继光写诗赠给送别的广东友人,“万里归心系别船,高情直与九霄联”,给人感觉总像是以淡然的态度掩饰哀伤。他在广州城南五羊驿留宿,写下“好山可惜云藏半,古砌空闲客到稀”,有朋友送他一直到广东边境,他笑言“应知意气凌今古,便到蓬莱亦未央!”

  戚继光还被认为是明代军事火器改良的重要人物。他利用传入的西洋火器“佛郎机”,改进了中国旧有火器,在战争中起到了很好的效果。这也与广东有一定的关联。

  佛郎机是明朝人称呼葡萄牙人的说法,炮亦同名。“佛郎机铳”传入中国的时间,应当是在1519年的朱宸濠叛乱之前。学者们认为,最初很有可能是闽广一带下南洋的商人们,在海外学会了这种火器的制作方法,然后回国后“山寨”化,渐渐在民间流行起来。仿制的佛郎机在早期广东海防方面还立过大功。1517年,明海道副使汪鋐等南疆海防官员,第一次见到葡萄牙人使用的这种新式火炮,深感其威力巨大。汪鋐利用中国人在葡萄牙船只的工作之便,秘密派遣情报人员何儒偷学到了造船和制造火铳的方法,并加紧仿造。1521年,汪鋐使用仿制的西式火铳,击退了侵犯广东的葡萄牙人,缴获了20多支大小火铳。两年之后,在新会一带海面袭扰的两艘葡萄牙船只被俘获,明军正式缴获了西洋铸造的新式大炮,于是就用“佛郎机”为之命名。

  汪鋐后来官居要职,上奏称佛郎机炮“自古兵器未有出其右者”。1530年,第一批明政府仿制佛郎机的大炮300门“大将军”便分发到了各个边镇。同时这一时期还开始大量仿制较小的佛郎机铳。1524年在南京开始铸造时,便从广东选调了一批工匠北上,作为最重要的骨干力量。半个世纪之后,戚继光在蓟州一带练兵之时,还从这批仿制的火器中得到了一定的启发。